熱話/新聞轉載 / JL短評 / JL之言

童年數銀紙的劉鳴煒如何摧毁海洋公園?【20210118】

(寫在最前:希望可以在這裡寫更多文章,最理想當然是每天一篇,但幾乎不可能,但希望可以嘗試百忙之際寫速評,有時間寫長一點,是否付費(請飲咖啡)適隨尊便)

作為投胎界KOL、10歲生日數10萬元現金利是的「Package Lau」,也是38歲才被委任成為青年發展委會員副主席的華置(0127)主席劉鳴煒今日昂然宣布,海洋公園不再是主題公園。對劉鳴煒而言,主題公園這個頭銜可能是窒礙一般市民前往遊玩的「包袱」,也心目中的海洋公園應該是戶外瑜伽、付費行山,又或者閒時野餐類似迪欣湖的destination。問題是,究竟劉鳴煒有沒有去過海洋公園?他去海洋公園的次數會否超過一雙手?

劉鳴煒請林鄭炒我魚- 回歸專輯- 大時代大人物東周網【東周刊官方網站】

盛智文年代,海洋公園千辛萬苦開源節流轉營加入不同元素,2012年終於獲得國際遊樂園及景點協會頒發業界最高榮譽的「2012 Applause Award」(全球最佳主題公園)(另獲3項卓越大銅鈴獎),獎項被視為遊樂園界的奧斯卡金獎,同時入圍三強的另外兩個主題公園分別是美國Santa Cruz Beach Boardwalk(下圖)及法國Puy du Fou,海洋公園是全亞洲首個間獲得有關殊榮的主題公園,可以說與奧蘭多迪士尼世界神奇王國、佛羅里達環球影城、美國艾波 卡特主題公園、美國加州的諾氏草莓樂園、美國威廉斯堡布希公園及美國Universal’s Islands of Adventure等齊名。

「唔再係一個主題公園,而會成為一個渡假勝地(resort)或市民經常遊玩的目的地(destination)」、「同以往只有熊貓同過山車好唔同」、「回歸保育及教育的初心」。劉鳴煒眼中的海洋公園原來只有熊貓與過山車?

關於海洋公園的墮落、滅亡,我先後在2020年1月及2020年5月撰文及錄製短片詳細講解,前者在《明報》以〈伸手100億元 海洋公園示範劣幣驅逐良幣〉為題撰文;後者以〈海洋公園衰在一個人身上 輸血54億不如起公屋 盛智文激到跳舞〉(Link在下面)為題錄制短片,詳細講解海洋公園如何由盛智民於2004年接手至2014年被踢走期間,由一間年虧損410萬元的主題公園變成9600萬盈利,在此不贅。

(強烈建議大家重看《明報》文章及短片)

劉鳴煒與孔令成沒有分別,共通點在於他們都不明白海洋公園的義意與價值,特別是當劉鳴煒建議收費讓公眾人士進入行山及戶外瑜伽後,我知道海洋公園已徹底玩完。《明報》文章說的劣幣並非無的放矢,能力低的人首先不認為自己能力不足,只會怨天尤人將問題諉過於疫症或其他所謂的不可抗力事件,但不曾想過如何未雨綢繆或迎接逆境。

最後一提,將海洋公園機動遊戲改為逐項收費,最後只會變成另一個荔園或AIA,進入樂園的人士看到想玩的機動遊戲,一邊評估排隊時間,一邊評估是否划算,而不是最初設計那樣「這個遊戲要排很久便到其他人流較少的遊戲」,最後整個樂園可能只有一兩個遊戲有人捧場。

不過公平一點,10歲數10萬元現金利是,逆境?什麼都不是。海洋公園只是可能引入外判承辦商自付盈虧的一個destination。

JL

香港海洋公園- 體育康樂- 社區貢獻及慈善- 香港賽馬會
The Mira Hong Kong | 香港娛樂景點| 香港海洋公園
5 BEST BITES AT THE SANTA CRUZ BEACH BOARDWALK - Visit Santa Cruz County
美國Santa Cruz Beach Boardwalk

Facebook

《明報》文章節錄

究竟亞洲首個取得主題公園業界最高殊榮「Applause Award」(全球最佳主題公園)的海洋公園,是如何「被玩爛」?由連續12年錄得年度盈餘變成連蝕4年累積蝕逾13億元?

「But you know, when you have a winning combination in business, you don’t break the combination.」海洋公園前主席盛智文(Allan Zeman)在2016年6月接受傳媒訪問,提及海洋公園「被離職」通知只有一個月時心有不甘,強調無理由打破一個一直勝利的組別。打破這個勝利組合的人叫梁振英,他在2014年宣布委任銀行家孔令成為海洋公園主席。

盛智文2014年6月底離開前,海洋公園在2004年至2014年連續11年錄得年度盈餘,盛智文接任主席前,海洋公園2003年錄得年度虧損410萬元,但在2004年開始至2014年一直錄得盈餘,2004的收入及盈利分別5.36億元及9570萬元,到了2014年則上升至19.69億元及9600萬元,任內推出歷時6年分8階段的「全新發展計劃」(Master Redevelopment Plan)。

孔令成在2014年7月接過海洋公園帥印後,公園在2015年度仍然錄得盈利,2015年度收入及年度盈餘分別是19.68億元及4520萬元(較2014年大減53%),但其後開始虧損連年,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及2019年的收入分別是16.15億元、16.2億元、16.86億元及17.35億元,並錄得年度虧損2.41億元、2.34億元、2.37億元及5.97億元,短短4個財政年度累積虧損超過13億元。

提起盛智文,不少人印象是他每年出席海洋公園的記者會時扮鬼扮馬,全程投入宣傳海洋公園,不少人不知道以為盛智文是受薪董事,其實海洋公園的所有董事均為義務性質,在財政年度內沒有收入海洋公園的任何酬金。盛智文與孔令成的最大分別,是根本無人認識原來孔令成就是海洋公園主席,參與程度及熱誠不可同日而語。

盛智文年代的海洋公園成功由一所古舊的地區主題樂園,晉身國際備受公認,任內同時面對來自迪士尼公園的挑戰及經歷了金融海嘯的低潮,但紀錄顯示2009年及2010年仍然錄得9860萬元及8200萬元盈餘,外部環境不是主題樂園盈虧的主要考慮,管理不善才是主要因素。

什麼是管理不善?海洋公園2016年的收入大減少18%,由19.68億元跌至16.15億元,導致公園10多年來首次錄得2.41億元虧損,董事局或管理層有沒有責任?有否視而不見?海洋公園在2019年錄得破紀錄虧損5.97億元,其中8550萬元來自2017年衍生的顧問法律費用,究竟是什麼顧問費用?

海洋公園承載著不少人的回憶,由於董事局是義務性質,若對營運主題公園沒有興趣的話,不應阻住地球轉。2013年早在盛智文「被離職」前,我已以〈蠢蛋‧劣幣‧梁振英〉為題撰文,講述一個社會如何被低質素的人玩爛,7年前我已寫得夠清楚了。

李鴻彥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